当前版:01版
发布日期:
一片痴心醉丹青
——访汉中市第二届文学艺术终身成就奖获得者赵世钧
    赵世钧在宁强县城老西门城楼写生。    刘炳林 摄于2016年冬

    

本报记者 李荷 通讯员 李长波


    他自幼喜爱书画,80余载孜孜以求。
    他用丹青为家乡山水立传,作画万余幅,有的漂洋过海传入异邦,有的被国内博物馆、档案馆收藏,更多的则藏于民间。为寻找画作灵感,他的足迹遍布秦巴山地,汉水源头。
    他就是我市第二届文学艺术终身成就奖获得者之一赵世钧先生。近日,记者有幸采访到了他,虽已86岁高龄,但白发红颜、精神矍铄,先生给人的第一印象也极为亲切、和蔼。 
    

山乡少年

 
    1931年11月8日,赵世钧出生在宁强县胡家坝镇的一户小康人家。交通便利的胡家坝商业繁荣,文风尤为炽热,戏曲、民艺、书法、绘画,代有人出。
    在这样文化氛围浓郁的小镇,赵家称得上书香门第。赵世钧的祖父是清末秀才,父亲也习得一手好字。为此,他5岁时,就跟着哥哥开始读书识字,6岁便正式入学。“那时我和哥哥读书写字都在一间小阁楼上,父亲规定我们每天写两个小时大字,我们哥俩一上楼,父亲就将上楼的梯子撤掉,时辰到了才允许搭上梯子下楼。若吵闹完不成任务必挨打受罚。”时至今日回忆起童年往事,先生至今记忆犹新。也正是这样的勤学苦练,为他日后打下了基础。
    比起写字,小时候的赵世钧更喜欢绘画,从二年级临摹开始,就常有绣花的邻居找他绘花样。每到过年父亲还指挥两兄弟给街坊邻居义务写春联,除了写春联,小哥俩也经常画些门画,一树梅花、几株兰草、一丛竹子、几朵菊花,简单清雅的小画贴在门上,别有风趣,配上春联便成了小镇一道别样的风景。因着这一手简单的绘画、写字手艺,常常有人求上门,而每每这样的小事都能让他高兴好几天。 
    

初入书画门

 
    1943年,赵世钧13岁。这一年他跟着兄长一起到宁强县立初级中学读初中,在这里,    他遇到了人生第一个美术老师陈翰青。陈老师擅长花鸟、山水画,用笔苍劲潇洒,上课时间并不多,但每一节课赵世钧都有收获。陈老师说,“把大自然的美景,用画笔描绘在纸上,带给别人一种喜悦,这就是美术。”这样的话赵世钧在心里记了一辈子。
    初中毕业,赵世钧考取了汉中联中。联中设有美术课,美术老师有王大平、叶访樵等名师。高一时,学校举办了一次美术展览,赵世钧的习作引起了全校师生的关注。人们先认识了他的作品,然后才认识了这个山里少年。这个个子不高的山里孩子,竟然画得一手好画,写得一手好字,同学们不由得向他投去赞许的目光。也是从这时起,赵世钧开始了用毛笔、宣纸学习花鸟、山水画的历史。
    在联中上学的日子是愉快的。那时每年3月,郭登岑、王大平等老师都会开办书画联展,少则7天,多则10天。遇到这样的展览,赵世钧逢展必到。学校每天两次休息,当地学生都回家吃饭,外地住校生只有这段时间可以外出。一放学,赵世钧就跑到展览地,流连于每一幅画作前,不时还用小本子记点什么。展览时,会给每件展品拍照,冲洗寸许大的小照片卖,这样的小照片的售价在当时相当于一个成人几天的饭钱。尽管父亲给的伙食费不少,但每次展览前后,赵世钧都会紧衣缩食,只为了在展览上,能多买几张小照片。 
    

困境中坚持创作

 
    联中毕业后,赵世钧被分到胡家坝小学教书。1952年,因家庭成分,教书工作不能继续了,只能回家参加农业劳动。一天劳动下来,腰酸背痛。生活是艰难的,但赵世钧心底对绘画的热爱从未减少。他省吃俭用,用牙缝里抠出的钱,订阅《人民美术》;用废弃的洋伞撑骨打磨出木刻小刀搞木刻,继续沉浸在他的艺术世界。
    这期间因他能写会画,当地区公所、乡政府经常叫他去帮忙刻蜡版。1958年夏天,赵世钧被邀请到宁强报社担任排版、美工工作。他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,日常除了干好本职工作外,他抓住一切业余时间练习绘画,兼学素描、速写、图文装饰等。在报社工作第二年,就有三篇插画作品上了省报。
    1962年,出刊611期的《宁强报》停办了,32岁的赵世钧凭借着自己的美术功底,被调到县剧团任美工兼剧本创作工作。县剧团主要为全县农村服务,一年之中有数月在乡下。演职人员走遍了巴山汉水。各地的风土人情,农家的生产生活,山光水色,朝风暮雨,在他眼里都是画画的素材。每当步行间歇,别人抽烟、聊天,他就忙着画速写。长期大量的生活积累,为他画家乡山水积累了丰富素材。
    1968年,县剧团又解散了。此后,赵世钧辗转于印刷厂、县文化馆。最终,凭着一手绘画技艺,他被安排在县文化馆专职美术干部。那时,县文化馆经常邀请著名书画家方济众来馆授课。赵世钧作为接待人员,有比别人更多的机会接触方先生。听方先生讲课,赵世钧如痴如醉,4次授课历程,再次唤醒他久违的国画情结。此后,他再没有一天离开书画。凭借在报社、剧团积累的丰富素材,他勤练苦学。他总是忧心,感叹着光阴易逝,人生短暂。他说,过去,因为出身条件不好,不能进入专业院校正规学习,底子本来就薄,只有付出比别人多的努力,方能弥补一二,除此别无他法。 
    

扬名秦巴

 
    中国画的学习方法重传承,作者必须在生活实践得到感悟,画作意境才能提升。为了出门开阔眼界,他省吃俭用。在南京他住2块钱的旅店,在北京他吃最便宜的饭菜。但一切都值得,因为他看到了名家真迹,看到了在印刷品上看不到的精妙。以前一直挡在心头的迷惑,走出去后豁然开朗了。
    经过几十年的磨练和积淀,赵世钧成了秦巴地区一名优秀的书画艺术家。他的中国山水花鸟之作,创作灵感来自对故乡的热爱和赞美。美不美,家乡水。家乡的山水构成了赵世钧艺术创作中取之不尽的源泉,如:《放排嘉陵江》《巴山金秋》《石门衮雪》等作品,都能在实地觅其踪迹。牡丹之作,赋予了人性化的神态和气息,如:《牡丹小鸟》《雾里看花》《迎风奋飞》等,其画面的光怪、色彩的明艳,令欣赏者观之顿首。
    2001年,我市应邀组织40余人代表团前往日本初云市访问,赵世钧作为文化代表团成员随访。汉中向日方赠送的礼品,就是赵世钧绘制的国画《和平友谊长存》。
    2004年,《赵世钧书画作品集》出版。西安美术学院博士生导师李青在作品集的“题记”中这样写道:“先生的书画不浮不躁,不复古亦不乱诞,不张扬亦不纤弱,清新自然,有文人底蕴,有笔墨意象,有创作风采,在当今秦蜀艺苑中独秀一枝。” 
    

德艺双馨

 
    地处秦巴大山间的宁强县,经济不甚发达,但文化生命却很顽强。改革开放后全市第一家举办书画展览的县是宁强。单就书画而言,宁强县在省内外都颇有名气。宁强的书画能有如此成就,许多人都承认,赵世钧正是这方园艺的总园艺师。的确,宁强现今稍有名气的书画家也好,爱好者也罢,大多受过赵世钧悉心地辅导。
    有人说,赵世钧首先是个文化学者,其次才是书画家。他的作品有着很强的生命力,是一种文化的积累。作为省美协、书协会员,市美协、书协理事,市老年书画协会副主席,省内外颇负盛名的书画家,赵世钧多次参加省地及甘肃、江苏、日本等地书画交流,作品被编入大型画册和辞典,传送外域。汉台、宁强都有他的书画作品专营店,精美的作品让慕名前来的人们忍不住发出阵阵赞叹。
    采访的最后,记者问起先生几十年书画生涯有哪些感悟可以传给后辈,先生的话至今回响在我脑海:“学海无涯,喜欢一件事就永远前进在途中。从我喜欢书画,学习书画已走过80多个秋冬。起初,每画一张画,就沾沾自喜,这种欣慰也许就是动力,促使我继续向前。又走了十几年,反觉前路漫漫,身负的希望行囊尚未打开。虽然经历了艰辛、困难,甚至痛苦,但勉励自己须无怨无悔,继续前行。耄耋之时,且趱且顾,艺术路上尚有许多不明白。时间短,道路长,我的书画路也永远在途中。”

陕ICP备11008713号 汉中日报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s 2013-2014  技术支持:锦华科技